你好,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新聞

退役軍人孫力軍疫情期間自學平衡針擔當起家庭健康衛士

[日期:2020-06-20] 來源:本站  作者:張建 [字體: ]

來源:平衡針灸

作者:孫力軍

編審:于 波

編輯:張 建

時間:2020年06月20日


一、看見你真高興

  父親今年99歲了,生活尚可以自理,只是耳朵聾,且記憶越來越差,經常想不起身邊親人的名字,認不出孫女外孫女,昨天發生的事情或者忘記,或者記成了幾年前,還經常同老母親爭競說她記得不對。但我每次回家,都要跟我說一句:“見到你真高興” 。

  起初我以為父親是感覺太寂寞,有人回家,自然會很高興。也確實是這樣,家里經常人來人往,姐姐弟弟外甥女侄子也經常回家看看,進貢孝敬,父親也一片很幸福的樣子,但始終沒聽到他對其他人說“見到你真高興”。有一次弟弟在家,我要提前離開,父親拉住我的手,說要單獨跟我說句話,然后湊到我耳旁,用他那并不低的嗓門悄悄地說:“見到你真高興”。我心里一熱,原來這句話是專門留給我的啊,這應該是他現在所能給予的最高獎賞了吧?

  人到老年,生活艱難。身體器官逐漸老化,病痛也多了起來。不是這里痛就是那里麻,一有點毛病就要跑醫院。前幾年,父母每年都要住幾次院,門診更是數不過來。但醫生對于老年病也沒有好辦法,特別是腦動脈硬化,老年腦癡呆,經常是滿懷希望而去,一句回家好好調養就打發回來了。



二、啟蒙自學中醫


  一邊是醫生對之無可奈何的病痛折磨,一邊是父母無助的嘆息和呻吟,日子一天天地熬下去,但什么時候能到頭啊?絕望的現實,觸使我下決心學點醫學知識,不僅為父母,也為身邊的親人。

  像我這樣一個年過半百,半路出家,異想天開的人學醫,西醫是不用想了。好在老祖宗留下了浩如煙海的中醫典籍,閑來無事,當做消遣啃啃,不指望成名醫,懂點養生知識還不行嗎?

  先去啃《黃帝內經》,沒料到啃不動。說實話,看不懂,記不住,太深奧了。即便有白話文翻譯,也是不好理解。牽扯到五運六氣,子午流注,沒有幾十年的熬煉,難成大器。不得已,退而求其次,從《傷寒論》入手吧。一本《傷寒論》被我從頭到尾擼了好幾遍,從六經辨證,到表里、內外、半表半里,醫圣的書比岐伯和黃帝的教誨親民多了,接地氣,方子拿來就可以用,你別說,還挺好使,最起碼治感冒的幾個方子辨證對了,幾乎百發百中。

  感冒是常見病,我就從自己和老婆開始,用《傷寒論》上的方子治了幾次,還真有效,幾味中藥,花不了多少錢,比西藥強多了。在老婆的實證下,遠在外地的女兒一家也相信了,試了幾次也有效。慢慢地,姐姐弟弟家有人感冒了,也來找我要個藥方。后來父母感冒了,我就直接買藥熬好送過去,半強半勸地讓他們喝下去,出一身汗,也好了。好長一段時間,父母不用跑醫院了,家里太平多了。父母封了我一個“赤腳醫生”的稱號,算是變相接受了我這個家庭保健醫生的角色了。

  兩年前,父親常覺得手足發冷,咳嗽無力,萎靡不振。我和二姐帶他到煙臺毓璜頂醫院找心臟病專家檢查,結論是心臟功能衰退,因年至耄耋,無力逆轉,預期壽命最長兩年。醫生告知,后期還會出現四肢冰冷麻木水腫,肺功能衰減等諸多癥狀,無藥可醫。

  隨后父親果然癥狀逐漸加重,經常要求去醫院。但醫生束手無策,常常隨便開點藥就打發了,一點用都沒有。于是父親整天唉聲嘆氣,一遍遍地說求求老天爺讓我早點走吧。都說知子莫若父,實際上知父也莫若子啊!每每回家看到老人無助的情景,心里真是一種折磨。這個時候就暴露了知識的不足,《傷寒論》里現成的方子不管用了。




三、發現平衡針


  去年九月初,我的一個親戚到北京見親家,因糖尿病指標很高,他的親家就帶他找到陸軍總院的王文遠教授就診。王教授是中國平衡針灸的發明人,號稱“京華王一針”。他幾十年為部隊官兵醫治訓練傷,經過潛心探索,將傳統的針灸術與現代醫學的神經理論結合起來,形成了獨特的平衡針灸術。這種針灸術,一個病人一根針,選穴少,不留針,三秒見效,許多西醫無法醫治的疾病都有很好的療效。我這位親戚體驗了一把,身上許多病癥當場就減輕了。但是北京太遠了,王教授的號也很難約。王教授就讓他回來找他在煙臺的弟子李曉彥診治。

  我這位親戚回來后就找到李曉彥,并與李醫生商定每周六上午到他的廠里出診。然后就招呼他的親朋好友前來體驗。我和老婆也在體驗部隊里面。這種針灸從未見過,頭痛不扎頭,反而扎腳,上病下治,左病右治。而且醫生的針剛扎進去,就問你好點了沒有?頭痛醫腳,這在許多人眼里特不靠譜的事兒,也能行?但是偏偏好多人就感覺有效。




四、體驗平衡針


  我從當兵時就因射擊訓練被槍震得了耳鳴,后來發展到耳脹耳聾,整個頭部都不舒服。我老婆也因為血壓高和更年期綜合癥來體驗。她當場感覺有效。我是個感覺遲鈍的人,當場感覺不出明顯效果,但回家兩三個小時后也能覺出點什么。于是我們就堅持去了三四趟。由于是每周一次,扎一次管一兩天,過后病癥就又恢復原樣了。于是就不想去了。親戚的女兒就勸我們一定要堅持六次以上,這樣才能固定療效。就這樣去了七八次,老婆肯定了療效,說想堅持下去。我看到李醫生每次都扎幾個同樣的部位,就買來針灸針,自己試著在兩次就診的中間補扎一次。過了些日子我和老婆到濟南女兒家打工,之后還出去旅游了幾天,沒法再找李醫生扎針了,我就自己堅持扎。后來我老婆也試著讓我在她身上扎幾針,也有效。

 




五、自己扎自己


  去年底,女兒回家二胎待產,今年一月二寶出生,家里大寶鬧二寶哭,整天碩事纏身,沒空找李醫生了。大年三十武漢封城,全國封村封小區后,李醫生也無法出診了,我就只好自己摸索著扎針。為此,我買了王教授寫的《王氏平衡針療法》一書和人體解剖圖譜,照葫蘆畫瓢,在自己身上練習。由于平衡針灸僅有38個穴位,主要分布在四肢部位,安全有效,很適合我這樣的沒有基礎的初學者。但是平衡針灸主要扎的是神經支,沒學過人體解剖,還真扎不準那細細的神經。我先后買過三本解剖圖譜,在自己身上一個穴位一個穴位地體驗針感。苦于沒有師傅指導,每個穴位都要對照解剖圖譜扎好多次才能找到正確的針感,腿和胳膊扎到筋痛肉酸,針出血涌,針眼密布,其中的酸爽無法細說。

  王教授說過,學平衡針灸一開始是照葫蘆畫瓢,只要把瓢畫出來就有效。果真如此。慢慢地,我的耳脹耳鳴控制住了,睡眠改善了,二便規律了,身上哪里不舒服,扎幾下就松快了。老婆的經常出汗、頭悶腦脹等癥狀也控制住了,現在基本上每兩三天都主動要求扎一次,調理一下身體。女兒怕疼,一直不敢試針,但產后漲奶,腋下起了幾個大包,萬般無奈才讓我試一下。傍晚一針下去,第二天清早就發現癥狀消除了,后面又脹了兩次,都主動要求扎針,基本上都是一針除病,她高興地稱我是神醫。五歲的小外孫女有幾天經常流鼻血,我用半寸毫針在她的腳和胳膊上飛刺了兩次,后面再沒流鼻血。剛出生兩三個月的小外孫經常出現濕疹,我在他的腿和胳膊上飛刺兩針也有明顯效果。




六、讓父母體驗平衡針


  心中有點底氣之后,我就想到應當讓父母也盡快體驗一下。老母親怕疼,堅決不讓扎針,說不能拿著老人學手藝。她老人家患有嚴重的失眠癥,天天靠安眠藥才能入睡。經常每個月有幾天怎么也睡不著,吃藥也不管用。睡不好,整個人就萎靡下來了,焦躁不安。在我老婆的現身說法和不斷忽悠下,我半強半勸地在她的手腕部扎了兩針。隔了兩天,我問母親有效果嗎?她告訴我,扎針的當晚很早就睏得不行了,匆匆上床睡下,第二天六點多還不想起來,中午又睡了一覺。但她怕我再給她扎針,就說不一定是扎針的效果,可能是這幾天都沒睡好,那天睏意自己來了,多睡了一會兒也不一定。老小孩兒,您說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  在疫情最緊張而封村封小區的時候,一天傍晚我忽然接到母親的電話,說是父親在家里憋不住了,趁母親沒注意,自己拄著雙拐,只穿著秋衣秋褲,走到樓梯口看人家進出小區登記。回來后,渾身發冷,凍得直哆嗦。我趕緊回家,一量體溫,三十八度五。我當時就懵了,藥店里的退燒藥都停售了,發燒病人要送到醫院就肯定被隔離了。老父親閉著眼,嘴里念叨,我這是自己作的,活該的,連累你們了。我趕緊按照王教授書中寫的感冒穴位,在父親的手、胳膊和頭上扎了幾針,強刺激,并讓母親煮了姜湯給他喝下去。夜里我一直在焦慮著第二天怎樣送父親去醫院。起床后打了電話問問母親,說不燒了,人也有精神了。隨后幾天觀察,一直沒有問題。真心謝天謝地謝謝王教授。

  還有一段時間,父親經常說乳頭痛,我摸了摸他的疼痛部位,發現其它地方瘦骨嶙峋,只有乳房腫脹。我馬上意識到可能是乳腺炎,就趕緊在他的后背扎了一針,第二天就不疼了,接下兩天又扎了兩次,就完全痊愈了。

  我老丈人和丈母娘原本是不相信我的,一直沒有讓我給他們下針。后來在我老婆反復忽悠下,也鼓足勇氣讓我試一下。幾針扎上,老丈人效果不明顯,但丈母娘夜間睡覺手麻到醒的毛病就好了。效果雖然顯著,但是扎針的疼痛,特別是對在頭上下針的恐懼勝過了對療效的期盼,隨后好長時間都不提這個茬口了。自己母親可以拉過來扎上,可對丈母娘就不好用強了。但是疫情緊張期間的一個傍晚,丈母娘一個電話打過來,說是老丈人感冒發燒了,讓我們過去看看怎么辦。我趕緊趕了過去。看到老丈人正裹著被子蜷縮在沙發上,一量體溫,三十八度二,但并沒有其它的感冒癥狀。再看到右手腫得像饅頭一樣,發亮發燙,中指關節處隆起發紅,典型的痛風發作。我趕忙在幾個退燒穴位扎下去,第二天早晨一問,說是半夜里燒就退了,腫脹雖未消減,但可以忍受了。原來是頭天小姨子送了條大魚回家,老兩口一頓干掉了,引起痛風急性發作。囑其嚴格忌口,疫情期間能堅持就不到醫院。以我現在的道行,痛風還一時沒有太好的辦法,后來老丈人還是因為熬不住,冒著感染的風險去住院了。




七、家庭健康衛士


  在家里的名聲打響了以后,扎針的人接二連三,為了不影響日常生活,我就固定了每周兩次行針,老婆、休產假的女兒、父母、岳父母、弟媳都成了常客,有時候大姐、姐夫也會來扎幾針。母親反映腿腳有力氣了,心臟早搏由原來的每分鐘四五次變成了一兩次,再后來就沒有了,心不慌了。晚上起夜次數少了,尿急尿頻好多了。岳母腰痛扎針有效,尿急尿頻也基本上好了,食管反流也好了,也敢吃杏子了。老婆受益最大,她的頭昏腦脹、出汗的癥狀控制住了,過去血壓高,每天一片代文也控制不住,這幾天膽大包天,竟然停藥了,血壓始終保持在80—120左右,高興地說,如果能保持下去,就八大碗請我搓一頓。父親的便秘和痔瘡也好了,兩個玻璃球大小的外痔球不見了。岳父的痛風和阿爾茨海默病較為難治,感覺遲鈍了一些,但是也堅持定期扎針,夜間盜汗好多了,神志也清醒了很多。老婆說,老丈人也快要說“見到你真高興”了。




八、平衡針是惠民技術


  實踐證明王教授的平衡針灸確實是親民惠民之術,造福普羅大眾。這種針灸術是對傳統針灸的一次重大創新,選穴少,起效快,不留針,不挑病人,不挑時間,一病一穴,安全有效,特別適合我們這些上有老下有小,為家人健康殫精竭慮,焦頭亂額,不得已赤膊上陣,卻又拜師無門之人。與我同樣情況的親們可以嘗試一下。平衡針灸的微信公眾號為“文遠平衡”,關注該公眾號可以對此作更深地了解。

  感恩王文遠教授,發明了如此高超的針灸術,又以大愛之心著書立說,廣為傳播,惠及到我們黎民百姓;感恩李曉彥醫生的早期醫治和引路之恩;感恩我那位親戚,讓我與平衡針灸結緣。


  孫立軍,1976年12月入伍(算是77年的兵),起初在山東省軍區獨立師特務連,后來成為濟南陸軍學校第一期學員(79年)。畢業后先后在省軍區獨立團、坦克八師裝甲步兵團任排長、干事。后來調任招遠市人民武裝部,副連職干事轉業(裁軍100萬時武裝部整體轉地方)。退休前在山東招遠市商務局任副局長。

 

 

更多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平衡針灸張建 | 閱讀:
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點評:
       
評論聲明
  • 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
  •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
熱門評論
捕鱼大师小说 浙江11选五中奖规则表 所有期货公司都配资吗 广东快乐十分改20分 上海11选5走势图表 浙江11选五任五投注技巧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 北京快中彩开奖直播 北京11选五奖金对照表 今日大盘股票 广西11选5乐选玩法 山西十一选五复式表 海南博彩业 航天信息股票最新消 澳洲幸运10在哪个网站可以玩 宁夏11选五平台 山东扑克3走势图今天